国内聚丙烯装置产能过去五年以15%以上的年均增速高速增长,而未来五年年均增速仍会超过8%。过去五年甚至未来五年,扩能最主要的贡献力量是煤制聚丙烯企业。卓创数据显示,煤制聚丙烯产能占比在2010年仅在3.1%的水平,到2014年快速扩张至17.7%,预计到2020年,煤制聚丙烯产能占比将高达39.0%,几乎与油制聚丙烯企业平分天下。

    



产能的快速扩张令国内聚丙烯自给率大幅提升。卓创数据显示,过去五年,国内聚丙烯年进口总量基本停滞增长,未来五年年进口总量将开始逐年下滑。其中,2010年国内聚丙烯进口依赖度在29.6%,2014年快速下滑至20.9%,预计到2020年,国内聚丙烯进口依赖度仅处于9.4%的水平。虽然国内聚丙烯自给率逐年提升,但进口市场不会消失,因为国外发达水平的中高端专用料仍有较大的进口刚需存在,尽管国内石化企业不断努力追赶发达国家水平,但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虽然聚丙烯仍是能源化工行业为数不多的尚未产能过剩的产品之一,但历史的转折点很快将带来。产能的快速扩张正在加速国内聚丙烯行业产能过剩时间点的到来,卓创数据显示,2010年国内聚丙烯需求缺口高达355.6万吨,到2014年仅有69.1万吨的需求缺口,预计到2016年,国内聚丙烯行业将真正迎来产能过剩时代。随着产能的进一步扩张,国内聚丙烯企业自身调节力度正在不断加大,而调节的方法就是降低开工平均负荷。卓创数据显示,2010年国内聚丙烯装置平均开工率在96.7%,到2014年下降至82.4%的水平。随着产能扩张压力的进一步加剧,未来石化企业对自身装置负荷的调节力度仍会不断加大。

    

产能进一步扩张的背后引发的是原料多元化不断加剧的深远矛盾,生产企业的单方决策对行情产生决定性影响的情况不再太容易发生。原料多元化趋势同时令当前的跌势行情远远多于涨势行情,国内市场价格紧随2014年原油的暴跌趋势,进入了长期的震荡探底趋势,目前价位已经触及六年以来的最低点,而在这个变化当中日子最难过的首属贸易流通环节。跌势行情远远多于涨势行情,现货投机越来越难干;市场货源越来越多,上游有原料生产企业计划考核压力,下游有终端企业拼命杀低成交价格的压力,贸易流通环节的议价话语权正在快速流失;贸易企业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大的贸易企业年贸易量越做越大,小的贸易企业越来越难以存活。

    

生产企业内部竞争也愈演愈烈,神华竞拍模式由于“简单高效”备受追捧,“线上与线下”销售模式谁更有优势的争吵不绝于耳。由于两者之间均存显著优缺点又明显对立,所以部分企业开始寻求“线上跟线下”相互结合的销售模式以寻求企业自身的长远发展。在这个过程中,由于社会供应总量整体以同比超过20%的水平大幅增长,加上在本轮“油价跌速快于聚丙烯”的趋势中原料生产企业明显获利,所以生产企业采取市场跟随战略并持续保持低库存运作模式。

    

聚丙烯下游主要用于塑编、日用塑料制品、无纺布、包装膜、家电塑料外壳等与人民生活息息相关的领域,而随着国家经济结构转型带来的内需增速下降以及后金融危机时代带来的出口增速放缓,聚丙烯近几年来需求“旺季不旺”表现尤为明显,成品积压以及资金周转压力成为困扰终端企业发展的重要阻力。

    

鉴于产能扩张带来的进一步压力以及上中下游各环节面临的生存挑战,国内聚丙烯行业高速增长后亟需较长时间的阵痛期。未来几年,供需矛盾令市场价格不断承压将成常态化,而宏观面以及原油价格的复苏将成为聚丙烯现货价格向上回归的主要支撑动力。虽然国内聚丙烯产能过剩风险就在眼前,但初期的产能过剩相信聚丙烯市场本身是有能力进行自身调节的,未来几年聚丙烯价格相信也不会因为产能的继续增加而出现价位过低的现象。同时,作为为数不多的尚未产能过剩的能源化工产品,聚丙烯仍然是行业当中比较受追捧的产品。

 

最新标签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